第六百一十四章 不用管她!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不用管她!

    “就是你!是你害我丈夫伤成那样的!也是你害我婆婆到现在都躺在ICU的!”

    一个中年女人满眼血红的盯着舒窈,发狠的手臂死死的攥着她的胳膊,气力大的恍若要直接掰折一般。

    舒窈被几个女人围堵其中,有人更甚用手指着她的鼻子,怒吼道,“是你派人过来强拆我们的房子,都是你害的!”

    “简直没天理啊!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女人们哭哭啼啼,旁边的家属更是怨声载道,指指点点的,说什么都有。

    舒窈站在人群中,无奈的眉心颦蹙,放眼望去,看着四周的受害者家属,心里有种复杂的滋味凝聚。

    记者们不断拍摄着,闪光灯在舒窈身上凝聚徘徊,刺目的让她不得不眯起了眼睛。

    “首先,关于事故原为的调查,警方已经介入了,在没有调查清楚前,我不予任何回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是我们双A集团的责任,我绝对不会推辞,该给予的赔偿和补偿,也一分不会少。”

    舒窈看着所有人,无奈的嗓音清冽了几分,随之又言,“但若不是我们的责任,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诸位都听说过诽谤和恶意中伤这个词吧?”

    清淡的一句话,无形中给予的震慑不小,让在场原本还议论纷纷的人群和记者们,当即就噤了声。

    尤其是几个领头的记者,更是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但还有一些毫无畏惧的,再度找准话题,“你就是舒窈本人吧?这次关于古安街城区开发重建一事,是否和厉氏集团有关呢?”

    “是您和厉董有意串联的,对吗?那么这起事故,厉董那边是不是也要承担责任呢?”

    舒窈无力的眉心紧蹙,清了清嗓子,开口再道,“关于古安街城区开发动迁的工作,之前是陆氏集团负责的,但由于各种原因,陆氏推出此项目,由我们双A集团负责,这与厉氏集团并无联系,请诸位不要妄加揣测和联想。”

    这样的解释,在愿意捕风捉影的记者们面前,自然是最无力的说辞和辩解,没人愿意相信,反而更尖锐的话题层出不穷。

    但不管他们问什么说什么,舒窈都一贯的保持着较好的微笑,乃至身旁那些家属们无理的纠缠,她也尽可能的不予计较。

    如此一来,记者们抓不到任何的爆发点,除了揣测她身份外,再无其他。

    舒窈也趁机低眸看着身边的几个义愤填膺的家属们,淡道了句,“几位,等事故调查原为出来后,该给予你们的赔偿和补助,绝对不会少的,几位若是有时间,就请多上楼照顾一下家属吧!”

    几个女人纷纷一愣,似被她话语提醒,都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他们都被人有意煽动,为了所谓的补偿而红了眼,现在反应过来,几个女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挤出人群,跑进了医院。

    舒窈也轻微的松了口气,再想避开这些难缠的记者时,又在混乱中,不慎被人脚下一绊,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就朝着一旁翩然倒地。

    摔倒的一瞬间,还碰到了旁边扛着摄像机的一个女记者。

    年轻的女记者被沉重的摄像机砸中,疼的惊呼出声,舒窈也在最短的时间内,急忙整理身形,想要爬起来时,却又被旁侧拥挤的人群阻挡,几次都没站起身。

    就这样,记者们争相录制着现场视频,更有甚者直接绘声绘色的拿着麦克风,做现场直播,“各位观众,双A集团负责人现身医院,疑似为了逃避责任想意图和伤者私下解决,偶然被记者们采访,情绪不稳,和现场记者扭打在一起……”

    从记者们巧妙的角度看过去,确实好像舒窈和一个女记者倒在地上,两人都想爬起来,姿态模样,都堪称不雅。

    而差不多同一时间,厉氏集团的顶层总裁室里,黄毅打开了电视,播到了正在直播的新闻节目。

    厉沉溪轻缓的抬起眼眸,清淡的目光瞥向了电视屏幕。

    记者的各种描述和阐述,看似褒奖,实则将舒窈贬低至极,而现场状况,确实也乱作一团,可谓糟糕透顶。

    男人好看的眉宇轻轻蹙了下,一丝隐晦在眸底一闪而退,最终化为乌有沉淀,随后点了支烟,倾身靠向了椅背。

    黄毅垂手站在一旁,压低的嗓音询问了句,“厉董,安小姐那边遇到了麻烦,我们要不要帮忙?”

    “帮忙?”厉沉溪轻喃着两个字,戏虐的意味随着嘴角边的浅笑而愈演愈烈,粲然的笑容,透出谜一般的邪肆,“事故又不是我们安排的,记者们又不是我们联系的,一切都与我们无关,又凭什么帮忙?”

    黄毅心下咯噔一下,有些诧然的目光看向了老板。

    他只是不想说明,虽然他口口声声称呼‘安小姐’,但实则她就是舒窈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厉氏这边不管不问?

    黄毅感觉还是有些不妥,又说,“那安小姐那边……这件事很可能牵连到我们厉氏的,而且,大少爷也喜欢看新闻,若是让少爷知道了话,怕是……”

    “听不懂我的意思?”厉沉溪给予的回应很直接,语速快到了几乎碾压着黄毅的尾音。

    黄毅蓦然愣了下,还有些犹豫,“可是……”

    厉沉溪剑眉再度轻紧,冷然的眸线睨了他一眼,低冷的嗓音深沉有力,“没什么可是的,先不用管她!”

    她不是喜欢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吗?

    那就让她彻底感受一下,什么叫孤立无援,什么叫落井下石!

    只有吃点苦头,才会明白,到底谁才能彻底帮她。

    黄毅是揣测不透老板的心思,又不敢过分干涉,只能诺诺的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看着转身向外的秘书,厉沉溪沉吟了下,忽然再道,“等一下。”

    黄毅脚步一滞,急忙转回身,“您说。”

    “处理一下裴氏集团那边,找个理由,给裴少陵支走。”厉沉溪冷眸暗沉,指间的香烟缭绕,烟气袅袅。

    黄毅先是本能的点了点头,随之又感知到了什么,有些难办的看向老板,“我们近两年来,几乎没有和裴氏那边的合作了,所以这个借口……”

    厉沉溪深邃的眸光微敛,薄唇微动,“之前那孩子的事儿呢?”

    黄毅似乎醍醐灌顶,当即恍然,“差点忘了这个,我现在就去安排。”

    随着黄毅的离开,办公室再度安静了下来。

    男人俊逸的面容紧绷,冷眸凝视着远处的窗子,修长如玉的单手拿着香烟,慢慢的在烟缸里摁灭……

    静,过于的安静,周围衍出的气息,透出死寂的森谲。

    良久之后,一丝嘲弄般的浅笑在他冷峻的面容上一闪而逝,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抬手轻揉了揉眉心。

    而医院这边,一场混乱还在持续着,舒窈近旁少说也有几十个媒体记者,每个人都‘不怀好意’就算她有心想要掩饰情绪,尽量笑脸示人,却还是被他们算计了。

    她不耐的好不容易爬起来,随之还不等做什么,就又被之前跟她一并摔倒的女记者先发制人,“就算我问的问题你不喜欢听,但也不能动手打人吧!”

    舒窈一怔,动手打人?她什么时候动过手!

    女记者边说边哭,泪眼婆娑的样子,楚楚可人。

    舒窈踌躇的正要开口说什么,却倏然被身边一道袭来的气力,精准的挽上了手臂,她愕然一愣,再抬眸时,身边不知何时男人一道高大的身影,早已站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