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残疾人士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六百六十章 残疾人士

    “厉沉溪,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舒窈不耐的挑眉,伸手拨开了男人正企图入侵的大手,一脸嫌弃的端着那盘苹果,侧过了小身子,安安静静的低头吃着苹果。

    厉沉溪淡然一笑,又伸手从果盘中拿过个橘子,开始剥着,嘴上却说,“谁让你直呼姓名了,乖一点,叫我老公吧。”

    她身形蓦然一怔,接近愕然的转身看向他,“你说什么?”

    他将剥好的橘瓣喂紧她嘴里,“叫老公不好吗?”

    舒窈惊愕的面容惶恐,甚至都忘了咀嚼嘴里的橘瓣,只是含糊的说,“以前舒窈就这么叫你的?”

    他轻然一笑,并未说什么,但眸中闪过的失落,却异常明显。

    以舒窈的性子,和他们以前的关系,她怎么可能真的会叫他老公。

    不过,这个答案舒窈似乎马上也有了,“差点忘了,她以前是个哑巴。”

    厉沉溪,“……”

    “不过厉先生,你为什么会娶一个哑巴呢?”她歪着小脑袋,将嘴巴里的橘瓣咽下,又伸手从他手中拿过其他的橘瓣,一点一点的吃下去,边吃还边说,“以你的条件,就算是几年前,也应该挺好的吧!厉氏继承人,年纪轻轻就成了集团董事长,商界的神话,年轻有为,又相貌堂堂,为什么要娶一个残疾人士呢?”

    厉沉溪,“……”

    “而且舒家,我几乎都没听说过,好像也没什么钱或者背景之类的吧!”舒窈仔细想着。

    舒家,曾在十多年前,也是盛名一时的,异常显赫,但家大业大也抵不过后辈子孙的挥霍,到最后,还是彻底落魄了,直至今天,提及舒家,几乎都没几个人知晓的地步。

    就算老人们有还记得的,也不过都是用一声哀叹草草了之。

    舒窈看他不言语,便更加好奇了,探着小脑袋眼巴巴的望着他,“到底为什么呢?难道说娶个哑巴,还有什么别的深意?”

    她自己想了想,“好像也挺好的,最起码不会吵架,就算吵架,也是你说话,她用手语。”

    厉沉溪不耐的抬眸看向她,没说话,却用手语比划了下,“你真够无聊的。”

    舒窈轻然一愣,随之就嗤笑出声,回了句,“你才无聊呢!”

    男人眸色微沉,“你懂手语?”

    一句话,舒窈也震惊了。

    她竟然……读懂了手语?

    而在自己的现存的记忆中,她并不擅手语啊,几乎从未接触过……

    看着她怔松的面容,厉沉溪抬手托起了她的小脸颊,“还说你不是舒窈,连手语都会,还需要什么其他的证明吗?”

    “这……”舒窈一时竟也解答不上来,只能下意识的推开他,并嘟囔了句,“你不是也会手语吗?”

    他放开了她,将又剥好的奇异果切了一块,喂给她,“我早就会手语。”

    自从舒窈年幼时,变成了小哑巴,他就自学了手语。

    只是迟迟不想告诉她罢了。

    舒窈撇起了小嘴,“别告诉我,你是为了那位前妻才学的。”

    厉沉溪忍不住笑了笑,抬手捏了下她的小鼻子,“和自己吃醋,有意思吗?”

    她移开了脸颊,继续嚼着嘴里的奇异果,然后又说,“别总喂我水果了,我饿了,有没有饭菜之类的?”

    男人拿着纸巾擦去她嘴角的污渍,“等会儿的,你想吃什么?”

    她三两下将嘴里的水果咽下,然后想了想,“吃火锅可以吗?”

    “不可以!”他冷声直接否定,她受了惊吓,也受了点轻伤,这里又是医院,还吃火锅?

    还真是奇思妙想。

    她像是受了某种打击,下意识的耷拉下了小脑袋,怏怏的只说,“那随便吧!随便好了……”

    厉沉溪抬眸看她,“很喜欢吃火锅?”

    她点了点头,“在国外没什么好吃的,回国才发现,火锅竟如此好吃。”

    他一笑,又伸手擦去了她嘴边的东西,并侧过身将她搂入了怀中,“过两天的,带你再去吃火锅,嗯?”

    她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绕了一大圈,但还是没忘了最重要的东西,她在他怀里探出了小脑袋,“那个江擎齐和吴妍的事儿,江总那边真的不管了?”

    厉沉溪寒眸暗沉,“怎么又提这个了?都说了,吴鸿运是吴鸿运,别扯到吴妍身上。”

    舒窈不耐的撇了下嘴,“我当然知道,恶其罪,而不恶其人,吴鸿运是吴鸿运,不会殃及他侄女的,我只是想帮你一下,还不可以?”

    “帮我?”厉沉溪皱了下眉,伸手捏着她的小脸蛋,瘦瘦的,一点肉都没有,“你会这么好心?”

    “当然了!”她倒是迫不及待的点头如捣蒜,“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伟大的厉先生,我当然要报恩了,而且你不是也相中了江擎齐名下的一块地吗?如果他因此事受牵连,坐了牢话,那他又怎可能出售那块地呢?”

    都坐牢了,自然是安静的享受着牢狱生活,没事还让手下出售地皮,又有什么用?

    厉沉溪深邃的视线加深,细致的打量着怀里的女人,“所以,你只是想帮个忙?”

    “嗯嗯!”舒窈再度点头,趴在他怀里又说,“而且你不是也是常说,看人看事儿,都不能只看表象吗?吴妍这个人,可能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呢!”

    “我想的……”厉沉溪迟疑的一怔,捏着她的小鼻子又说,“什么叫我想的,我想别的女人做什么?”

    眼前这个女人,都难以搞定呢,还别的女人!

    不过,厉沉溪思量了下,又感觉到了微妙,放开了她,正身微坐,“别告诉我,你已经调查过吴妍了。”

    舒窈抿唇一笑,但也不想瞒着他什么,便自动将手机拿了出啦,将阿东发来的消息给他过目。

    吴妍这个人,确实没有外人想的那么简单,且不说背景复杂,就连私交关系也乱到了让人出乎意料。

    所以,这次和江擎齐闹出官司,也怕会另有深意。

    厉沉溪只是大致上扫了两眼,就还回了她手机,“吴妍曾经是阿齐的未婚妻,估计是想借用此时,两人复合关系吧!”

    舒窈眨了眨眼睛,“若只是这样的话,那江擎齐那边,又为什么宁可选择被警方调查,面临官司,被江家抛弃,也不肯和她复合,迎娶这位前任未婚妻呢?”

    能让一个男人,宁可牺牲一切,不惜放弃前途,都要避开的女人,事情会是如此简单吗?

    她又伸出了手,挽着男人的手臂,不断摇晃,“不管了,反正如果江总那边真的不管了,就把这件事交给我吧!我来替江擎齐辩护,保证让他无罪释放,好不好?”

    厉沉溪眸光一凛,无措的深吸了口气,江济生那边确实是对这个弟弟放弃不管了,毕竟,这件事闹大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对江家和公司都有影响,所以连律师,都没给江擎齐委派。

    若是能化解此事,不仅可以和江家搞好关系,又可以得到吴新渠那块地,也是一举多得,只是交给舒窈……

    他还是有些顾虑,“你又不是律师,确定可以?不是说大话?”

    “我有信心,绝对万无一失!”舒窈莞尔淡然一笑,眯起的两个大眼睛,弯弯的像两道月牙,也像一只满打满算的小狐狸。

    厉沉溪无奈的连声叹息,他完全是拿这样的她没辙,除了点头应允外,还能做什么?

    但愿她是真的信心十足,而不是突然即兴发作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