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就只是钱吗?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七百零五章 就只是钱吗?

    厉沉溪阴霾的俊颜在短暂的时间里,瞬息万变,深眸沉沉的从她脸上移开,随之起身踱步去了窗边,又重新点燃了一支烟。

    舒窈不知道自己的谎言他是否信了,反正,也省的再解释这伤口的缘由了,便低头继续处理。

    伤口确实是感染了,还有了流脓的迹象,着实不太好。

    而且裂开的地方,也应该需要重新缝合,但她看了看医药箱,真的没什么止痛药或者麻醉剂,索性就放弃了。

    她只是简单的消了下毒,又上了点药,便草草了事。

    也在她处理的差不多时,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叩叩叩’三声过后,黄毅推门进来,手中提着一份热腾腾的饭菜,放在了茶几桌上,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垃圾桶里扔的带血纱布,不禁皱眉的看向了老板。

    他见老板毫无反应,似也不像是受伤的样子,便松了口气,也自觉地转身出了房间。

    舒窈洗漱了下,再出来时,就看到了茶几桌上的饭菜,顿时恍若两眼放出了小星星,顾不上身上的伤痛,几步就跑过来坐下,扯开筷子就开始吃东西。

    她是真的饿坏了,所以吃得很急,顾不上饭菜烫口,还一阵狼吞虎咽的。

    厉沉溪无需转身都听听到后方她那急促的吃饭声,不禁又重重的吸了口烟,无措的手指慢慢也越收越紧。

    舒窈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吃光了一大盒的米饭和饭菜,然后还有些怏怏的咬着筷子,可怜兮兮的转头看向他,眨巴着凄楚的大眼睛,小声呢喃了句,“我还想吃……”

    她饿了两天,外加此时高烧和伤势的缘故,多吃一点,也有注意身体恢复。

    但厉沉溪却愤然的面容一沉,一把摁灭了手上的香烟,直接转过身大步到了近旁,猝不及防的一手就将她拉拽起来,狠狠的单手箍上了她的脸颊,“你以为我这是在和你谈恋爱吗?”

    还摆出这幅可怜的样子,还要再吃!她都吃了那么多了!

    舒窈尴尬的抿了抿唇,“不是恋爱,那最起码也是夫妻吧……我就吃点饭,怎么了?”

    说完,她似也恢复了一丝丝的体力,所以一直浑浑噩噩的大脑也好转了不少,就又说,“是因为我偷了你的钱,所以才这么生气的吗?”

    然后,她无奈的眼眸低垂,轻微叹了口气,“也对,我欠了你那么多钱,是不应该再让你给我买饭吃的,但……但我饿啊,就当我是你养的宠物好不好?多少给我点吃食呗……”

    她话还没等说完,就被厉沉溪手上气力一松,直接将她摔向了沙发,“宠物?别侮辱这两个字,你连小猫小狗都不配!”

    舒窈愣了愣,强忍着满身的剧痛,皱起了眉。

    厉沉溪冷眸逡巡着她,深吸了口气,“我说过吧,从今以后你只是这里的一个下人,所以现在给我滚出去!”

    她也不想再惹他,虽然她完全弄不懂他到底是因何生气,但多半也就是因为钱的问题,她只能认命似的点了点头,慢慢爬起身,正要从他身边错开时,又被男人擒住了手臂。

    他使劲一拖拽,再次将她拉到了眼前,“让你睡楼下客房太便宜你了,就在这里,睡地板!”

    话音一落,他手上气力再度一收,舒窈毫无防备的身形,又一次直接摔倒了地上。

    她疼的皱眉,最关键的,拉扯间又一次扯到了伤口,她疼的钻心,心底的怒意也不禁往上窜,想也没想的就抬眸看向了他,“厉沉溪,你发什么疯?”

    “不就是那点钱吗?行,我会还给你的,但好歹我也是个人吧!你没事这么欺负人,很好吗?”

    她真不想告诉他,如果放任厉氏在国外那十一家分公司继续下去,安嘉言那边的戒心永远不会消除,两人开战,也是迟早的!

    安嘉言虽然能力实力都很强大,但归根结底,也就是一个人,毫无忌惮,也没有软肋,厉沉溪可以吗?

    他身边还有那三个孩子,如果两人真的开战了,依安嘉言的性子,什么事儿都能做的出来,万一伤到了孩子,或者出了什么事,到时候他又会怎么办!

    舒窈只能趁着他忙着大婚的时候,偷偷盗用他的签名,出售那十一家海外分公司,消除了安嘉言的忌惮,再偷盗走他一部分钱,以此来混淆视听。

    但这些话,舒窈不会说的。

    她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就等同于背叛了安嘉言,也伤害了厉沉溪,现如今两边都对她虎视眈眈,也再无容人之所。

    不然她之前几个月,不停的辗转世界各地是为什么,除了躲着厉沉溪,还为了躲着安嘉言!

    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舒窈气的头都有些疼了,好不容易挣扎着爬了起来,深吸了口气,咬了咬牙,“听好了,欠你的钱,我会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还给你的,至于你和我之间的这个婚,也可以办了手续离了,所以,别再纠缠我了!”

    “欠款数额有点大,我分期还给你!”

    她说着,就想整理衣衫绕过他离开,但还没等迈步,就被厉沉溪一把钳住了手腕,他近乎平缓的面容阴鸷,低冷的字音也一字一顿,“只是钱的事儿吗?”

    别说是什么八百亿,就算她真的把他公司和账户都盗空了,他也毫不在乎!

    “你觉得就只是钱?”他沉冷的声线几乎从牙缝中挤出,寒郁的面容更显恐怖威慑,怒极反笑,“好,就只是钱!”

    说着,他手上气力一紧,转而拖拽着她径直向外。

    舒窈有些不知所措,却挣脱不开他的束缚,就这样被他一路拖拽,直接从二楼到一楼,乃至到了外面,又被他粗暴的塞上了车。

    男人主动驾车朝着一个方向飞驰,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便抵达了一所私人医院。

    这也是厉氏名下投资创办的,规模和实力都稳居市内榜首,医疗团队也是国内最好的,包括内部各种设施。

    舒窈慌愕的被他一路拖拽踏入医院,从一楼到电梯,直奔顶层VVIP病房区域,一间病房门外,男人才止住了脚步。

    厉沉溪抬手端起了她的脸颊,迫使她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子看向里面,“看清楚了,里面躺着的人,是谁!”

    舒窈惊愕的循着他迫使的方向看过去,却在辨认清楚房内床榻上的人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孩子刚多大啊,竟在你放火炸毁整个房子时,为了救你,不顾一切的跑进去,从而导致头部受了重伤,几次手术了,都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厉沉溪染满愤然的俊颜阴霾,冷沉的眸中也一片猩红,“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植物人的概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九十,医生反复下了五次病危通知!”

    “这孩子当初刚多大啊,你就走了,一走整整五年,你欠了他多少,而这一次,政儿又为了救你,搭上了自己!”

    厉沉溪发狠的桎梏着舒窈的脸颊,迫使她看清楚房内的一切,“你出售我的公司,还是盗走我的钱,都无所谓,就算你不想结婚,也可以,但舒窈,你和我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牵连到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