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为了我的女人和孩子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为了我的女人和孩子

    道路两旁灯火通明,车内漆黑倒映着周遭的光影,一瞬间针落可闻,就在这一片沉寂中,厉沉溪轻轻的放开她,留恋般的目光贪婪的逡巡着她绯红的脸颊,他笑了。

    “看来,这个方式倒是挺管用。”他淡淡的。

    舒窈微怔,以为他还会做什么,下意识的推开他,往车角挪了挪,而旁侧的车门‘砰’的一声,也被人从外面拉开了。

    江济生搂着萧奈,两人相继上车,加长限量款的L2,后车内空间较大,四个人同时乘坐,丝毫不显逼仄。

    而随着他们两人的上车,前方司机也适时的发动车子,缓缓起步。

    舒窈怔怔的看着侧方位坐着的江济生和萧奈两人,好似刚刚路边那个吻,着实让两人尴尬的关系,缓和了不少,所以,之前厉沉溪那句话,指的是这个?

    她怔松走神时,厉沉溪也动手按了隐私玻璃,随后侧颜看向她,“想吃什么?”

    舒窈愣了愣,下意识的还是看向了萧奈,“阿奈,有想吃的吗?”

    萧奈吞吐了下,余光瞥到外面路过的火锅店,就随口说了句,“火锅?”

    “那就火锅。”江济生出声应下,并伸手将萧奈紧紧的搂入怀中,大手轻拂着她的肩膀,“火锅这种东西,回家吃才有感觉。”

    萧奈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话语中的意思,浑浑噩噩的便避开了视线,低眸不在说什么了。

    车内氛围有些诡谲,也很安静,一路没什么话,等车子缓缓驶入某处,稳稳地停下,几人相继下车后,舒窈和萧奈都不禁怔住了。

    没去火锅店,也没去任何饭店,而是竟来到了一栋私人别墅。

    玄关处,管家和保姆闻声急忙跑出来迎接,一见江济生,便客气又礼貌的俯身称呼,“先生,您回来了。”

    江济生清幽的面容没什么多余展露,只是搂着萧奈,道了句,“我在廪洲时,一般都住这里。”

    言外之意,这里是他廪洲的私人宅地。

    话落,他又拉着萧奈,对保姆和管家吩咐了句,“叫太太。”

    说着,他视线一扫旁边的厉沉溪和舒窈,再言,“这位是我朋友和他……女朋友。”

    其实,江济生很想说‘妻子’但感觉这个称呼,估计舒窈也会不喜,就临时改口了。

    管家和保姆纷纷一愣,可能也是江济生从未主动带过任何女性归家的缘故,随之众人纷纷主动问好,一番客套后,几人便进了别墅。

    江济生吩咐保姆去准备火锅,而在此期间,萧奈一个人置身于此颇感尴尬,就拉着舒窈移步去聊天了,徒留下的两个男人,纷纷落座沙发之上,江济生点了支烟,余光扫向不远处谈笑风生的两个女人,才说,“看得出来,阿奈和安小姐挺投缘的。”

    可能也是平生经历有关,萧奈性子略显孤僻,所以从小到大,也鲜少有什么较好的朋友往来,能和舒窈关系如此亲密,着实让江济生有些意想不到。

    厉沉溪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些,只是侧身深眸看向了他,“你还没说,为什么要趟这趟浑水呢?”

    闻言,江济生没忍住勾唇就笑了,动手弹了弹烟灰,透过烟雾的眸色略显深邃,“还真是稀奇啊,堂堂的厉董竟也有了好奇心。”

    厉沉溪俊颜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抬手松了松领带,仰头靠在沙发上。

    江济生叼着烟望向他,“你觉得我会为了什么?”

    其实,厉沉溪在猜出舒窈的所作所为后,就有了打算想要对付安嘉言了,但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他在派人调查时,竟发现江济生也正对此事感兴趣。

    如此一来,两人本就私交不错,自然而然的一拍即合,这才有了查到廪洲有双A旗下连锁产业,疑点颇多一事。

    厉沉溪没言语,沉默的面容阴沉,似是在想些什么,又似什么都没想。

    江济生也不想和他再兜圈子下去,便灭了手中的烟,直言道,“是因为你和我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从某些角度上来说,如果能处理掉安嘉言这个隐患,对我也有些好处的。”

    言犹在耳。

    厉沉溪也饶有兴趣的抬眸看了他一眼,难掩的讥诮在眸底闪过,“只是一些好处吗?”

    江济生就知道瞒不住他,也忍俊不禁的笑了,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都知道,又何必问呢?”

    该怎么说呢?

    安嘉言这个人,也是这两年才崭露头角,出现在大众眼前的一个人物,他名下一大部分的产业,都来源于继承裴宇杰的,这其中也有一部分是属于裴氏原有的资产。

    这些,都是有目共睹,无需调查,他们都心知肚明。

    可如此来看话,安嘉言这个人,并不怎么可怕,实力虽然遍布海外,在无形中的暗处,形成一个密密麻麻的交际网,他就像这层网状关系中的王者,可以随意操控,神出鬼没。

    但知道他最可怕在哪里吗?

    不应该说是安嘉言,而是他继承的这一切中,最让他人忌惮,也最让所有人惶恐的,又是什么呢?

    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秘密。

    这些秘密的存在,让国内商界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家族或者企业,都无法与之正面交锋,直面抗衡的枷锁。

    在很多很多年前,有的是裴宇杰之前,也就是前任joke,有的是裴宇杰亲自掌握的,国内这些豪门家族企业,一些见不得光的秘密,都被他洞悉察觉,证据也分毫不差的掌握手中。

    现如今裴宇杰过世后,这一切就由安嘉言继承了,他无需动用joke的身份和权势,只用这些秘密,就能将国内这几十个豪门,数十家上市集团,几百家大中型企业,搅的天翻地覆,倾家荡产。

    秘密这个东西,虽然在成为‘秘密’这个词汇时,就总有一天会被人察觉戳穿,但随之而来的后果,也是不敢想象的。

    这其中,也包括厉氏集团,更包括叱咤主宰D市商界的江氏,还包括很多很多,也有陆少岭所管理的陆氏集团,以及尉迟家,等等。

    安嘉言的存在,就像国内商界这些富豪家族的一个劲敌,一个巨大的危险。

    大难随时可能会临头时,人们一般会怎么办呢?

    一半的人会选择躲避,逃开,避如蛇蝎,躲如蝼蚁,想着只要忍气吞声,默认纵容,便会安枕无忧。

    而另一半的人,会选择铤而走险,和这股势力抗衡,孤注一掷,背水一战,哪怕玉石俱焚,也绝不受任何人要挟。

    很显然,因为很多原因,厉沉溪就选择了后者。

    而如果能颠覆安嘉言执掌的一切,彻底摧毁他的同时,那这些秘密,也就真的成了永远不会见光的秘密了,而这些家族企业的隐患,也自然烟消云散,随风而逝。

    这就是江济生的选择,也是他和厉沉溪联手的主要原因。

    江济生看着那边萧奈领着舒窈去了厨房,便侧过身,又道,“你确定这么做,对厉氏不会有影响?要知道,你的厉氏和江家差不多,丑闻可不是一点半点,如果真都公开了,也绝对不只是‘丑闻’这么简单了!”

    提及此事,厉沉溪面容就彻底沉了下去,点滴的雾霭霎时爬满轮廓,阴鸷的眸中也染出了不耐,“又能怎样?他起了不该起的心思,为了我的女人和孩子,我已经无所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