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 毫不相干的友人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七百六十二章 毫不相干的友人

    数月前,舒窈逃婚后,安嘉言也从某种角度上,向她求婚,这也是事实。

    虽然不排除他只是一时思绪错乱,胡乱说的,但很多种原因综合在一起,安嘉言有意想将她变成自己的女人,这是真的。

    舒窈不是傻子,虽然没有了曾经的记忆,但她能分辨出那三个孩子是自己的亲骨肉,也能看出一个人男人,对自己的情谊,是真是假。

    安嘉言对她的感情是真的,不管用了什么方法和伎俩,也不管动机或者初衷是好是坏,窥觊霸占,都是真的。

    只是这份爱,太不单纯了。

    不光是舒窈,任何一个人女人,一旦被安嘉言盯上,也都绝非好事。

    这个人,本身的性格障碍就极其明显,外加从小的经历,和后期裴宇杰的驯养,他简直就是个恶魔。

    自己身在地狱,却也希望能将看上的女人,同样和他一样,拖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光想想,都觉得恐怖。

    厉沉溪凝着她的深眸慢慢眯了起来,“那你和裴少陵呢?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她和安嘉言之间,真的有了复杂的关系纠葛,那么,她又何须费力的与裴少陵合作,妄图颠覆双A呢?

    这不等于前后矛盾了吗?

    舒窈轻微一怔,她光顾着气厉沉溪,却忘了自己的立场,短暂的怔松在她眸中一闪而逝,她用轻松一笑敷衍,才言,“就是那么回事咯!”

    “怎么说呢?”她侧颜不去看他,以免被他看穿自己眼底的遮掩和藏匿,她迎着车外阳光的方向,眯起了眼睛,“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做不到守身如玉和从一而终的,所以裴少陵是我未婚夫,安嘉言是我的……爱人,对,爱人。”

    这段胡诌她都佩服自己的逻辑能力了,竟能信口胡说到这种程度。

    厉沉溪静静的听着,黑如点漆的深眸熠熠,光线浓郁却深邃难猜,“这样啊,所以,安小姐就是那种……喜欢被人宠爱,而从来不会拒绝的女人了,对吗?”

    他努力措辞,想着现在网上的流行语是什么来着,想了想,他才又补充了句,“海王,是吗?”

    舒窈,“……”

    她胡诌,他还真信了!

    行吧,信就信吧,她也懒得和他解释那么多,只言,“差不多吧,厉先生,如果可以的话,麻烦送我回市区,可以吗?”

    厉沉溪没言语,也没发动车子,相反,他颀长的身形霍然起离了驾驶位,宛若冷山的身形全数朝着她覆了下来,一时间,直接将她压在了自己与座椅的一角,她小心翼翼的蜷缩着身子,紧张的眼眸诧然,“你,你……”

    他修长清隽的手指端起了她的脸颊,因为近在咫尺,所以细致的脸她脸颊上细嫩的每一个毛孔都看的清清楚楚,他轻微勾起了唇,呵气如兰,“既然如此,那安小姐,觉得我是你的什么人呢?”

    舒窈讶异的眸线泛紧,尴尬的仿佛丧失了语言能力,竟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俊颜就靠在她的面前,距离实在太近,她稍微动一下,就能直接亲上他。

    火热的气息彼此交融,好似烈火,剧烈轰燃。

    舒窈定定的看着男人邪肆的面容,一颗心,不知是紧张,还是怎样,稀里糊涂的砰砰狂跳,发麻,甚至还有一丝丝的酥麻……

    “怎么不说话?”他淡淡的,低醇的嗓音几乎在她嘴边轻启,“是男朋友?还是男宠?”

    她无措的咬着嘴巴,磕磕巴巴的声音支离破碎,“厉,厉先生,还真是会贬低自己啊!”

    “回答我,你觉得我是你的什么人?”他执着于这个话题,锲而不舍。

    舒窈发懵的头皮一阵阵发麻,尴尬又窘迫,却还要努力压抑着这份情愫,佯装出一派情场老手的架势,着实太难了,也太考验演技了!

    “你……”她支支吾吾的吞吐出声,却完全不知如何措辞回答。

    厉沉溪眸色深沉,宛若蛰居猎物的猎人,俨然狩猎在即,眸中熠熠闪出了光芒,“说下去。”

    “毫不相干的友人!”

    舒窈语速极快的突然一口气给予了回答。

    厉沉溪闻言,有了那么两秒钟的发愣,似有些失落的扯唇诡异一笑,那笑容,过于邪肆,也过于阴森,但具体为何,舒窈暂时不得而知。

    他动手捏着她小巧精致的下巴,“友人?还毫不相干?”

    舒窈怔愕的抿着唇,本想说点什么的,但男人并未给予机会,便索性大手直接霍然向下,扣上她纤细的腰肢,猛然的气力一紧,直接扯开了她的衣衫,舒窈悚然惊呼,而他全然不顾,大手再度继续操作,“毫不相干?是不是忘了我们之间都做过什么了?”

    “忘了没关系,我帮你回忆回忆!”他低沉的嗓音加沉,手上气力不减,不过须臾,就将她单薄的衣衫扯的支离破碎。

    舒窈无助的极尽挣扎,但在体力这方面,她永远都抵不过他,每次的挣扎,都失败了,这样几次的结果,最终以她身无寸缕告终。

    她慌张的勉强抬手护着身体,紧张又崩溃的缩在一角,羞愤的面容涨红,目光也冷冷的瞪着他,“厉沉溪,你别碰我!”

    “为什么?”他反问,静静的看着她,也没在做什么。

    舒窈垂下了眼眸,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种时候,女人都是处于弱势的,她不想再招惹他,以免自己接下来的下场会更糟……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他倾身放开了她,重新坐回了驾驶位,“该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她咬了咬牙,刚想开口,又被他突如其来的大手钳住了脸颊,“但是,再敢说一句谎话,就别怪我了!”

    “你……”

    她气的咬牙切齿,他竟然用这种方法羞辱她!

    厉沉溪望着她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小眼神,饶有兴趣的身形再度落下,没对她做什么,却伸手一把就推开了她这边的车门,“敢再撒谎,就办了你,再扔下去!让你自己走回市区!”

    舒窈,“……”

    她都要被他气的无语了!

    思来想去,她不敢彻底挑战他,万一这个男人也变态起来,真的让她身无一物的下了车,以这样的姿态走回市区,那她估计都能登上明天新闻头条了!

    舒窈垂眸想了想,一鼓作气,忽然再度开口,“我和安嘉言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和裴少陵也是如此,我是个好女人,好到了就喜欢从一而终,守身如玉洁身自好的地步。”

    她差不多都说完了,再挑眉看向他,“厉先生,满意了吗?”

    厉沉溪冷然一笑,修长薄茧的指腹轻拂着她的脸颊,摩挲流连,“早这么乖,至于吗?”

    她气的冷气倒吸,“放开我!把衣服还给我!”

    厉沉溪却面容中漾起了坏笑,高大的身形再度覆向她,“宝贝儿,既然都脱了,那不做点什么就穿上,岂不是太无聊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