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五十五章:突然有些笑不出来

作者:禹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绝代名师儒道至圣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史上最强赘婿神眼之王天才魔妃大道争锋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武神天下最新章节!

    陆悠芍旁边诸人闻言,莫不是不约而同地露出了骇然之色。

    她的意思已经很是明了,那便是说杜少甫此番领悟,不但是对在场的杜少璟、杜小妖、小星星三人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或许此时整个神武世界之中的生灵,都会因为这里的情况而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

    若是真个如此的话,那就非常可怕了!

    神武世界势微多年,直到魔神被击杀、魔教大劫结束以后,才开始展露头角。

    这些年来,那里成长得特别快速,每当随着杜少甫的突破,整个世界便会壮大很多倍。

    时至今日,神武世界已经有了远古时大罗天的雏形样子,非常可怕,比之三十三天的任何一方世界来说,都要壮观!

    而这其中唯一无法比拟的,就是那一界的生灵,还没能来得及成长起来,他们的整体实力还相对弱小!

    但随着这些年下来,如今神武世界也开始涌现出大量的不朽之境,数量极为可观!

    若是这一次因为杜少甫的影响,整个那一界实力再提升一个台阶的话,那绝对是一股可怕的力量!“恐怕还不至于这样吧!杜师叔此时还没有真正突破,神武世界的生灵或许不会获得太大的好处!要等,也只会等到杜师叔真正踏出那一步的时候才会发生如此情况!不过对于他最为亲近的那些人来说,从

    这个时候开始,就已经获得巨大的益处了!”

    陆惊云想了很长时间,最后得出了这样的推测。

    在场的其他人闻言,也觉得甚有道理。

    如果杜少甫这样领悟的时候,就足以影响整个神武世界,那实在是太变态了一点,让人难以想象。

    最可能的状态,应该是像陆惊云所说的那样,等到那家伙真正突破半步载道,甚至是载道之境的时候,才会给那一界继续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不能否认的一点是,神武世界肯定也会因为杜少甫的这一次领悟而受惠!

    “嗡嗡嗡……”

    此时杜少甫所在之处,依旧是被无量光芒所包裹。

    在光芒之中,杜少甫微微闭着眸子,六识皆闭,不闻外物!

    体内,一股股强烈的气机不停游荡,在他四肢百骇之中穿梭游走。

    这些气机最终汇聚成巨大的洪川,冲进他的神阙中,继而又是化作大周天而行,进入他的泥丸宫!

    “嗤啦……”

    当这可怕的力量冲进脑海中时,便是化作了纤细的神秘力量,如游丝一般,越积越多!

    在面对这道细丝的时候,那金光四溢的赤尻马猴元神发出一道可怕的咆哮之音,如是面对着某种恐怖的物事一般,居然发出了颤抖!

    “嗡嗡嗡……”

    然而杜少甫还在不断地调集着这样的力量,于泥丸宫中越攒越多。

    这丝丝缕缕不断相互纠缠缭绕,继而化成了一柄细剑的形状,带着极度锋锐的气息,似是这世间最为可怕的东西,能够杀穿一切,于天地大道上镌刻痕迹,改变先天被赋予的义理,改天换日!

    “嗷吼……”

    就在这柄细剑成形的时候,赤尻马猴元神发出一声惊惧的叫声,那道伟岸高大且霸道的身躯,狠狠地颤抖着。

    这是杜少甫自身在感觉到畏惧与害怕,本能地发出这样的动静。

    “要走出自己的道,就得在元神之上镌刻出自己的义理!”

    杜少甫暗自喃喃而语,他感觉自己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那细剑散发出的威势太可怕了,只是静静伫立在那里,就让他的元神感到危险,仿佛只要一动,就能够收割走自己的性命一般。

    杜少甫心中十分明了自己将要怎样去做,虽然带着无边恐惧,但还是必须要执行。

    “嗡……”

    伴随着一声恐怖的嗡鸣之声,那柄细剑陡然掉转方向,朝向了赤尻马猴元神的位置。

    剑尖之上锋芒轻轻一闪,便是令得元神之躯出现一道恐怖的痕迹,如是要被直接切割开来。

    这一幕,如果是在以往遇见,杜少甫必定骇然欲死。

    要知道,他的赤尻马猴元神是何等的强悍,丝毫不下于自己的肉身!

    但在这细剑散发出的一丝小小锋芒面前,居然呈现出如此恐怖的一幕,一下子就要被斩灭的模样!

    “嗷嗷嗷……”

    杜少甫的元神剧烈嘶吼,发出颤音。

    那柄细剑上携带的力量,还未曾临身,便穿透了一切!

    “意气之剑,信念之剑,自然是这世间最为可怕的存在!拥有充足的意气和信念,即便是神魔挡路,也可屠神伏魔,悍然前行!”

    杜少甫心里不断地给自己打气,他经过那么长时间的不断领悟,方才聚集起如此巨大的意气和信念,汇聚出这一柄细剑,目的就是要在元神之上划下那至关重要的一笔,刻出那一道属于自己“道”的痕迹!

    他控制着细剑而动,一步步朝着赤尻马猴元神紧逼过去,令得元神之躯发出惨烈的嘶叫之声,开始大面积的磨灭崩解开来!

    杜少甫的牙关在打颤,咯咯作响,浑身上下,从头到脚皆是冒出冰冷的汗水!

    剧痛侵袭着他的每一寸元神,这是发自最为至深之处的疼痛,无可抚慰!

    “一定要行!”

    杜少甫暗暗发狠,他调动细剑而动,逼近自己的元神之躯!

    然而令人绝望的是,那道赤尻马猴元神在这细剑面前,直接就是缩小到了极点,大量的元神之力崩溃散开,让他越来越是感到虚弱。

    并且同时,细剑根本无法触及到元神之躯上,那种疼痛根本无法忍受!

    “一定要行!一定要行!”

    杜少甫咬牙坚持,一次次动作。

    但他的元神却是不由自主地地开始逃窜,想要摆脱那可怕的力量!

    这是人性中的弱点,也是每个人都存在的趋吉避凶的本能使然!

    最重要的是,他自己的力量越来越是弱小,怕是要不了多久,整个赤尻马猴元神,就将被那细剑抹灭一尽!

    到时候,恐怕杜少甫自己也将命丧在此之下,身死道消!

    “给我刻!”

    但即便面对着死境,杜少甫还是不甘愿放手,依旧想要镌刻下一道痕迹来,只要能够做到,那便是顺利走出了第一步!

    细剑发出一声声细微的嗡鸣,四处追击赤尻马猴元神,速度快捷无比!

    相比之下,此时的赤尻马猴元神力量逐步削弱,已经快要到难以维系的地步!

    同时在细剑力量的影响之下,越发地虚弱!

    随着时间的推移,杜少甫只觉得自己的力量快要消耗一尽!

    照着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怕是在自己成功镌刻出那一道痕迹之前,元神就会崩灭于无形,死于非命!

    这种情况,让他更加的感到有些慌神!

    “难道要放弃吗?”

    杜少甫浑身早已被冷汗浸透,有着极致的虚脱之感。

    他生出了放弃的心思,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

    那柄由不屈的意气和坚定的信念化成的细剑,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让人本能地躲避,连杜少甫自己都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惶然之情!

    眼下除了放弃,似乎已经没有了更好的办法。

    若是再任由细剑的力量冲击元神的话,自己搞不好真的就要身死道消了!

    “这是在改写大道,过程必然充满了凶险!但就这样放弃,我真的不甘心啊!”

    杜少甫心里不停地想着,他难以接受失败的结果。

    天地大道,自他来到世上之前就已经被镌刻而下,他身体和灵魂的每一部分,都是大道的产物。

    如今那柄细剑,就是要改变原本的大道法理,进而改变他自己!

    只是这个过程实在是太过于痛苦,那柄细剑之上不但有着恐怖的威压,同时力量晚是恐怖,不曾真正接触到元神,就已经让他的元神之力消耗到了极限!

    再往下进行的话,自己所要面对的,怕是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但杜少甫真的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这是一次契机,是他第一次以最为不屈的意气和最为坚定的信念凝聚出改变大道痕迹的细剑!

    如果第一次失败,恐怕会在自己心中留下难以抹去的畏惧之情,植下害怕的种子,等到下一次再度冲击的时候,会更加艰难万分!

    “别人能够做到,我也一定行!”

    蓦地,杜少甫再次紧紧咬起牙关,他的唇齿之间渗出一股股鲜血来。

    他把心一横,开始努力控制着赤尻马猴元神,同时以那柄细剑靠近。

    伴随着难以想象的痛楚,杜少甫整个人的神经都快要麻木了,已经痛到了极致。

    而同时一阵阵“嗞嗞”响声发出,他的元神之躯急剧开始缩小起来,想要继续逃窜。

    “给我定住!”

    杜少甫心生极度的狠意,几乎是施展出自己所有的力量,将赤尻马猴元神按捺下来,使之逃窜的速度大为减弱!

    “嗤嗤……”

    细剑犹如劲矢离弦一般暴射出去,想要冲击到赤尻马猴元神上,留下一道痕迹!

    但随着剑光的越来越近,那道元神之躯剧烈颤抖的同时,也在发生了可怕的湮灭,即将全然溃散开去!

    “就算是死,也得给老子刺上一剑再死!”

    杜少甫的喉咙间发出恐怖的嘶吼之声,他大叫起来!

    与此同时,体内的力量汹涌而动,全都被他调集进入了泥丸宫里,将自己的元神死死地控制住。

    所有的力气都被他榨干,没有剩下一丝丝!

    在这样的情况下,杜少甫鼓足了劲头,想要全力一搏,抱着哪怕身死,也要死在细剑之下的念头,展开最后的冲击!

    “嗤……”

    但听得细剑一声呼啸,赤尻马猴亦是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二者终于是第一次接触到。

    紧接着,杜少甫所有的意识全然消失而去,没有了任何知觉。

    在他体外,那片凶悍的紫金光芒顿时一溃而散,眨眼消失,显露出杜少甫的身体。

    虚空里的独特韵味,也于顷刻之中如潮水般退走,变得空荡荡!

    盘膝而坐的杜少璟、杜小妖、小星星三人,同时从嘴中喷涌出一大口的鲜血,而后双眼睁开之时,毫无神采可言!

    只在片刻间,这三人就如是受到了最为可怕的冲击,皆是身负重伤!

    “小星星!”

    “杜师叔!”

    陆惊云、陆悠芍、陆盈、龙阙、龙虚等强者,莫不是惊呆了。

    这一切转变得太快,刚刚还是气势如虹的杜少甫,居然这时候直接就是气机全无,从虚空之中一头栽落而下,犹如是失去了牵引的风筝般!

    并且与他同出于神武世界的三位强者,亦是人人受创极重,连维持悬空的能力都没有,划过三道笔直的垂线,从半空坠下!

    陆惊云等强者,像是都呆住了一般看着这样的一幕,惊骇欲死!

    所有人的心脏都扑通扑通地跳动了起来,难以想象所感知到的结果。

    在他们的窥探这下,杜少甫确实是失去了所有生机,命理全无!

    如此征兆,便是代表着一个事实,那便是——

    杜少甫,陨落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向来都是淡然作派的陆惊云,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他极力睁大着眼,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所见到的事实。

    “杜师叔……”

    “禹清神皇……”

    其他三十三天和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亦是一个个骇然莫名,感到了极度的恐惧之情。

    杜少甫那般超然的人杰,怎么会陨落在这里,这是所有人都不能够接受的事情!

    他怎么会死?

    他怎么能死?

    没有他,如何能够彻底杀死魔祖?

    没有他,这世间的生灵谁还能够活过这一世?

    没有他,谁能给亿万万生灵指引出一条通往至高之途?

    在这一刻,许多强者心中都万分沉痛起来,根本不敢想象杜少甫会陨落。

    那个紫袍青年,向来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那永远屹立不倒的绝然姿态!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即便是那天地、那神祇,也无可阻挡住他的脚步!

    但如今他怎么会陨落,怎么会陨落在悟道突破的路途之上?

    “不可能的,杜师叔一定还活着!”

    半晌之后,陆惊云强行收起了骇然惊惧的情绪,而后直接冲出,在杜少甫即将落地之前将他接下。

    而龙阙、龙虚等人也缓过神来,分别掠到小星星、杜小妖、杜少璟三人的身边,检查他们此时的情况。

    “杜少甫……居然会这么死了?”

    这时候,在通往第十二层地狱的入口之处,两条身影正准备投身进入那无边的烈焰中,向着十八层地狱更深处继续逃遁。

    这两道身影,正是东离赤凰和沈言,他们先于魔族所有强者而逃,根本没有陷入三十三天和三千大千世界强者的包围攻杀之中。

    正是因此,就在所有人刚刚进入第十一层地狱不久的时候,他们两大魔侍已经是快要进入第十二层地狱。

    但他们也一直关注着战场的变化,期待着会不会有什么变数出现。

    不过显然,他们的期待在很长时间内都是一厢情愿地落空了。

    只是现在,杜少甫突然出现的状况,让他们亦是狠狠地愣上了一愣。

    “桀桀桀桀……杜少甫死了,他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愣神之后,东离赤凰便是发出了冷冽的笑声,带着难以掩饰的畅快之情。

    “一位后天生灵,也敢妄想镌刻出自己的道,简直不自量力!这下倒是好了,终于死在自己的道剑之下,身死道消!”

    沈言也是开口了,嘴角挂着冷然之意,说不出的痛快。

    杜少甫如果陨落在此,对于他们魔族而言,乃是天大的好消息。

    那小子一死,世间再也无人能够杀死魔祖大人,大人的不死之身,莫说是陆少游,就连盘古和大罗天尊亦是无可奈何!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魔族的崛起,势不可挡!”

    东离赤凰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浑身颤抖不止,几乎是要高兴到哭泣。

    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杜少甫的存在,就像是一柄利刃般,始终悬在魔族的头顶,时刻提醒着他们,世上还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对魔祖形成致命的威胁!

    撇开往年在神武世界的经历不讲,单单就是来到三十三天之后,他们两大魔侍就用尽了手段,想要将杜少甫击杀。

    但几次三番之下都是失败,这让他们很受打击,那小子就像是一个怪物一般,总会绝处逢生,摆脱他们的杀机!

    但现在好了,终于见到那紫袍青年陨落,他的生机很明显已经全然断去,再也不会有任何其他的变数了。

    “这一次,总没有什么诈尸的机会了吧!”

    突然,沈言想到杜少甫以往在神武世界,曾经数次死去,但最后却又莫名其妙地活了过来,不禁心中生出一种古怪之感。

    他有些不太确定,怕不是这一次,这小子还会来一次起死回生吧?

    想到这里,沈言整个人都是神情一肃,眼神中生出一些不确定的意思。而旁边的东离赤凰闻言,也是嘴角冷笑一收,莫名其妙地感觉自己突然有些笑不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