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长宁帝子

作者:陆屿安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女尊之独宠悍夫难追的言先生绝地求生之狂魔有生之年共相守小说章节目录心刃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她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最佳前女友[快穿]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女尊之独宠悍夫最新章节!

    域阳宫

    “给老祖宗请安。”元君今日身着凤穿牡丹的大红色常服, 头上一支金凤凰宝石步摇随着他的脚步摇动, 步步生姿。

    “元君总理后宫事务,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祖君端正地坐在榻上, 一手从榻上的小几上拿了一盏茶问道。

    “老祖宗说笑了, 儿臣来给老祖宗请安是应该的。只是这一次老祖宗猜得倒也不错, 儿臣的确有事与老祖宗相商。”元君一边儿坐到了小侍为他搬来的凳子上, 一边儿说明了来意。

    “哦?何事啊?”祖君端起青花的茶盏来放到唇边吹了一吹, 接着放下茶盏问道。

    “想必老祖宗也听说了北匈王女来求娶我朝皇子的事情。然而圣上的五皇子清峭年前才嫁了人, 六皇子清霜年纪又太小, 实在是没有合适的和亲人选。”元君将来意娓娓道来。

    “小六今年才十岁吧, 的确是太小了。不过皇子里面没有合适人选, 难道宗室也没有吗?这样的事情又何必来问哀家?”原本祖君正拨弄着茶杯的盖子,闻言便将盖子猛然地扣在了茶盏上,神态间也有一丝不悦,似是不满元君拿小事来打扰他一样。

    “宗室子里自然是有的,只是那北匈的王女指明了要圣上的皇子,这却是难办。皇上将此事交给儿臣,儿臣便私下里想着从宗室里面挑一个身份尊贵、品貌端庄的过继过来也算是个解决办法,只是不知谁可堪如此重任。”元君心知宗室子里的子弟断然是都不愿意远嫁和亲的,便也不想自己揽下这个祸事, 一人承担了宗亲的恨意, 想着若是能拉上祖君一起分担才好。

    “哀家久不管前朝后宫的事情了, 这宗室子弟哀家虽然熟悉, 却也不好妄定人选, 元君还是跟皇上商议的好。”祖君如何不清楚元君的心思,只是也不想太过容易地让元君得逞。

    元君不料会受挫,便低声答了一声,“是,”便黯然地退下了。

    “祖君,您真的不管这事儿吗?”横林见元君走远,疑惑地开口问道。

    “不错,元君他就算是是想把烫手的山芋往外扔,却也该考虑哀家要不要接才是。他最近太过顺遂了,即使哀家有心插手参与也不能轻易答应他。”祖君想着元君最近时时算计,连自己也为他利用,便想着要挫一挫元君的锐气。

    “祖君思虑极是,”横林赞了一句,又在心中暗自佩服道:人皆道祖君已经不理世事,却不知在他老人家的心里一切都清楚明白,他虽然看重元君,却也不会一味放任他。

    祖君想起了前日里溪明回禀穆远的情况时,提起的苏翎陷害之事。自己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

    “这样心思歹毒的人,断然不能留着在远儿身边的,哀家迟早要寻个机会打发了他去。”

    如今不正是最好的时机吗,既不会伤了面子,又能够让那个不安分的苏翎远去他国。

    御乾宫大殿

    几日之后便是招待北匈使者的盛宴,王侯公卿、皇子皇女及有身份的后宫君侍皆在座上。诸位大臣则是殿外待命,也依照品级次序列坐殿外。

    “北匈王女赫敏赭携使者参见大周皇帝,”赫敏赭一人在前,后面跟着她的使者团,纷纷都躬身向熙帝行礼。

    “平身,请入座。”熙抬手免礼,接着赫敏赭等人便在侍女的引导下坐入了席中。

    待赫敏赭坐下之后,对面的清泱方才看清了她的面容,一时惊愕不已。

    “难怪这声音如此耳熟,原来那山海居的登徒子就是赫敏赭。却不知是谁这样不幸,要嫁于这样的人。”清泱想着便对上来自对面的狠厉目光,那目光中含着挑衅与不屑,更有着志在必得的决心。那是一种类似于野兽的目光,只一眼便可叫人通体生寒。

    清泱不禁打了个寒颤,却是不甘下风地瞪了回去。坐在她身边的穆远似是感应到了清泱的不安,便出声问道:“殿下怎么了?”说罢沿着清泱的目光看去,只见对面一个嚣张女子,正冷眼看向自己这边,却是极为眼熟。

    穆远正眼看过来,赫敏赭惊见穆远的面容,一时心下也是震惊不已。原来传言穆远嫁给了嫡皇女七殿下,此番看来倒是真的了,只是以穆远之姿,也要沦落到困守女子的后院,倒是令人惊讶。

    当初穆远年少之时,假扮女子入伍为将,曾经与她对战过,那时如何能够想到,果决凌厉的敌方将领会是男子呢?而且命运无常,穆家出了这样的奇男子,最终却还是落入皇家的囹圄之中,但是叫她一个局外人也有几分惋惜。

    在华堂之上,缨冠逢迎,美人如云,急管繁弦,燕舞莺嘤,正是一派繁华盛世的景象。

    今日元君坐在熙帝身旁,他是众君之首,身上穿着元君的吉服,上面精致的七彩飞凤栩栩如生,简直要振翅欲飞而去一样。

    “敢问周朝皇帝,您可选好人选了吗?不知要嫁给北匈的,是哪位皇子?”赫敏赭身边的使者开口问道。

    熙帝闻言道:“赫敏赭王女何必如此心急,朕已经选定了嫡皇子长宁帝子和亲,过几日礼部就会准备好和亲事宜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在座的人都知道,元君只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当今的太女李清洛,另一个是七皇女李清泱,却都不知道何时有了一个长宁帝子。

    “殿下?”穆远不明所以,便向着清泱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清泱也不知道熙帝口中的长宁帝子是谁,眼下也是同众人一眼懵懂,面对穆远的询问,她也只好摇了摇头。

    其实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当初元君去寻求祖君的帮助,却被祖君直言拒绝了。后来他也只好从符合条件的宗室子弟里挑选了人,不过,虽然熙帝将事情交代给他去办,但是两国联姻这样的大事,却还不是他一个男子可以决定的。于是他便列出名单呈给熙帝过目,一方面好让熙帝可以遴选出合适的人选,另一方面也可让宗室的敌对情绪不至于朝着自己。

    不过,就在熙帝正在看元君派人送来的名单的时候,祖君却亲自去了乾元殿。

    “父君万安,父君今日怎么有空来看女儿?”

    “哀家是个闲人,怎么没有空,只是皇上日理万机,哀家怕来打扰到皇上罢了。”

    “皇上是在为和亲的人选发愁吗?”祖君看熙帝面色凝重,开口问道。

    “是啊,父君。”熙帝倒是直接地承认了。接着拿起元君送来的备选者的名单来给祖君看,说道:“这是元君送来的名单,朕刚刚看完,父君可要过目?”

    祖君漫不经心地接了过来,草草地看了几眼便将名单合下了。

    “父君觉得何人比较适合?”熙帝见祖君随意地丢开了名单,以为祖君对于此事不敢兴趣,便礼节性地问了一句。

    “哀家心里倒是也一个人选,只是此人并不在名单之中。”祖君开口却是出乎意料的一句话,然而熙帝已经询问了祖君的意见,此刻也不好不接住祖君的话接着往下说

    “哦?那父君心中的人选是何人啊?”

    “哀家想的,是平远候世子苏翎。他素有烈火美人之称,与文丞相家的公子文承卿并称为京城两大美人,而且出身也不低,哀家想着倒是个合适的人选。”

    “可是……他并非宗室之子,空有美貌恐怕不妥。”熙帝摇了摇头意欲否定祖君的提议,祖君突然提出这样的建议叫她摸不清情况,毕竟以祖君的性子,是断然不应该提议让非宗室子弟的苏翎和亲的,而且因为还是美貌这样的原因。

    但是熙帝在脑中想了一圈,实在想不出这样做对祖君有什么好处,然而无论如何,否决却是最保险的应对之法。

    “皇上是在担心哀家又有什么谋算吗?皇上又何必这样提防,哀家已经老了,此刻满心所想也都只是后辈能够安乐罢了。”祖君一番话说得极为动情,叫熙帝不禁心生愧疚。

    “而且北匈的王女所求娶的乃是我大周的皇子,而不是宗室子,所以无论是谁,只要没有皇子的身份便都没有差别。”祖君一针见血地说道。

    “那……那一切就依父君的安排吧。赐苏翎帝子封号,作为我大周的皇子和亲北匈。”

    众人虽然心下疑惑,但是面上却是都不敢有丝毫表现出来。是以北匈的使者都不曾察觉也异,便谢道:“多谢大周皇帝,我们北匈愿意与大周和好,不再起干戈战争。”说罢便举杯敬酒,熙帝也举杯,众人见状一起举杯对饮。然而得了美人的赫敏赭却并没有高兴的样子,反而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熙帝的圣旨还未传到平远候府,平远候和苏翎都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突如其来的灾祸,届时什么天伦之乐,心中所向都要化为一缕云烟,随风逝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